尘肺病一旦发病难以治愈 以矽肺病最为严重

  尘肺病是一种由粉尘引发的职业病,在中国所有职业病的发病率中排名第一。尘肺病患者轻者会引发呼吸道疾病、肺结核等多种并发症,重者丧失劳动能力,甚至死亡。近期,乐山尘肺病患者相继死亡 ,60多名尘肺病患者在网上发出了他们的求助信息。

  尘肺病等慢性职业病一旦发病往往难以治愈,其中尤以矽肺病最为严重,目前还没有药物可以使矽肺病变完全逆转,治疗的方法只能是延缓病情进展和预防并发症的发生。

  在沐川县的60人尘肺病人群体中,除了死亡者给家庭带来巨大的悲痛,活着的人也给家庭造成了沉重的负担。患病之后,这些打工者都基本丧失劳动能力,并且治疗还需要大笔医药费。刘光枢这几年为了治病,除了花光家里所有积蓄,还欠了很多债。

  刘光枢:我,还差五六万,还差一两万,还不是医病,然后我还把我的店去年卖掉了,本来我在山西买药吃,买的山西的药,半个月了,就这样过吧,怎么办。

  刘光枢:我老婆也是帮人,跟我朋友干的餐馆,1200一个月,在线旅游市场一片红海负面缠身的“去哪儿,但是挺累的,没办法还不是,怎么说呢,感觉自己真的挺惭愧的。

  刘光枢的弟弟刘光前目前已经是矽肺三期。这是他今年二月发给刘光枢的一条短信:我吐血快不行了,帮我想想办法。刘光前现在已经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而家里还有两个孩子要养。

  曾子墨:在你们当地,像这样一个四口之家,如果维持一个正常的生活一个月需要多少钱?

  刘光枢:一个月应该在2000左右,怎么也要上2000,水电费,小孩的,虽然是学费免了,但是材料费呢,读书的材料费是要给的,然后生活基本标准,对。

  刘光枢:欠几万块了,亲戚啊,银行啊,我们这摊子人都没办法,就这样的,亲戚也借,银行当时也贷款,但现在没有能力还,怎么办,真的我都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个事情,118今晚开奖结果警方还在调查受害者是否被,就是包括我们这个群体,多半都是这样的。

  何兵家一共有四口人都在矿上工作过,其中,二哥已经因尘肺病过世,父亲和大哥是矽肺三期,自己则是矽肺二期。

  何兵:大哥现在身体很不好,可能瘦了估计,反正以前我知道他好的时候,有120斤左右,现在可能最多有90斤,瘦得不得了,春节之前,我们见过。

  曾子墨:那像你大哥大嫂现在每个月能挣多少钱,够家里的生活包括你大哥的医药费吗?

  何兵:应该是不够,我都知道,就是回老家来,跟亲戚朋友都借过钱,大嫂现在是就是在,包吃住600块钱一个月,然后他好像可能就是1000块钱左右,但是他是除了生活,也就可能只有七八百块钱,八九百块钱,就这样。

  何兵:家里欠的多了,就是他,甘洛那边不知道,反正我知道我们这边,他病重的时候回来贷款,找其他的亲戚朋友借,应该得有三、四万的欠债。

  何兵的父亲现在仍坚持在外打工,每个月给家里寄生活费,帮助儿子们减轻一点负担。而何兵一家如今只能靠低保和救济维持生计。在这60人群体中,比他们的情况更艰难的还大有人在。

  躺在床上的人叫陈谢忠,已经是矽肺重症患者,没有亲人照顾他,志愿者正在帮他联系送往成都治疗。

  正在打电话的是志愿者邓江湖,不过他们最终也没有等来急救车,只能自己乘车前往成都。

  国家职业病防治规划分析指出,太原日产NV200二手车。由于职业病具有迟发性和隐匿性的特点,专家估计我国每年实际发生的职业病要大于报告数量。而其中尘肺病的发病更为缓慢,一般为5~10年,长者可达20年。所以,等到发病时再去索赔,往往证据难寻,甚至找不到索赔的对象。近几年来在福建省仙游县、安徽省凤阳县以及甘肃古浪都发生了几十甚至上百人的群体尘肺病现象。

  现在总共收到捐款是25万3千8百15元,总共有233笔,这个时间段是从2月16号到3月15号这段时间,总共就是那么多钱,已经20名乐山尘肺严重的患者得到我们这个爱心捐款救治,主要是对这些乐山尘肺病严重的病人及时性的一个治疗,现在已经有15个尘肺病患者在成都华西医院已经出院了,现在医院里还有5位严重的尘肺患者接受治疗。

  对于未来,刘光枢和何兵都表示,他们不愿多想,如果能在自己死之前讨一个说法,他们就满足了。家人是他们最放心不下的牵挂。

  何兵:还是就是说,当时孩子也小,也没去想太多,就是觉得如果能够尽量去保养的话,尽量多活几年,能够把孩子一步一步拖大点,能够让他自食其力的时候,可能自己就要放得开很多了,但现在的话,基本上,孩子也没有自身能力,就是心理很大的压力真的。

  刘光枢::我想过我的以后,就应该可能就是,以前死去的工友就是我们的以后,也是我们很快的以后应该是

  刘光枢:意味着我们的生活有保障,医有保障了,对,医疗,管他一两个月死掉了,我总没去操心这个医疗费,又给老婆孩子欠下了,对吧。

  现在,邓江湖等志愿者每天都会通过微博发布这些尘肺病患者的近况,以期望获得更多的关注。

  目前,乐山这个尘肺病患者群体当中,危重病人已经达到近30位,而现在能够住院治疗的不到10个人。在志愿者们的帮助下,他们仍然在为生存做着努力。防治职业病不仅应该在职业环境的改善与监督上把关,相关部门更应该建立起完善的救治和补偿制度,不要让职业病患者们在维权的道路上受到二次伤害。